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误入系统变师尊
误入系统变师尊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林立远白冷小说 大结局

误入系统变师尊点三分

主角:林立远白冷
火爆新书《误入系统变师尊》是点三分倾心创作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主角林立远白冷,书中主要讲述了:“远儿。”“嗯?”“抓着衣角就可以了,抱那么紧做什么,又不会掉下去。”“会的会的,万一呢?”“哎……”“师尊怎么又叹气啊!”“为师,为师头疼……”新书《论师兄被迫营业的日常》开更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6-22 17:02:1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自从白冷和花败交手后,他便发现了一个问题。问题就是他真的弱的一笔!连小徒弟都可以一剑刺心的魔教喽啰,都把他抓的满身伤痕,太丢脸了!

“师哥。”

白冷趴在床上,上身的衣服褪去了大半。细白的皮肤上一条条抓痕已结成痂。眼看伤势大好,他却伸出了罪恶的手挠了挠结痂的地方。

真的好痒!

他的手被一拍,“师弟!抓破了就要留疤了。”白依流语气心疼。

白冷皱了皱眉,痛苦的翻了个身,内心咆哮**,无情!

白依流无奈一笑,“远儿,看着你师尊。我去给他熬粥。”

“师尊是不是很难受,徒儿给你揉揉吧。”林立远鼓起嘴巴。

白冷脸埋在枕头里,委屈的“嗯”了声。

冰凉的手指贴上疤痕,缓解了些许的燥热。

林立远不知为何,手碰上师尊的背时,心里颤了一下,耳根发烫。

白冷侧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远儿。”

林立远被吓得手一抖,眼神闪躲,“师…师尊。”

白冷严肃的说,“为师决定……为师决定闭关几月。这几个月里你要听师叔的话,好好修炼,不准怠懒。”

林立远松了一口气,“是,师尊。徒儿明白。”

次日,白冷便去了清水洞闭关。此洞非彼洞,洞口宛若曲径通幽,洞内清明一片广阔,空气中还隐隐夹杂着淡淡的清香和一丝湿润。白冷敛神息气,神思渐至空明,一本本道法秘籍在脑中极速翻页,转瞬即逝他便熟记于心。

眼开花明,眼闭花寂。这是他凝神静坐几个月体悟到的一句古语。

不过白冷觉得最明显的变化还是他的视力和听觉都敏感了很多。不仅能够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走路时也感觉比平时轻松些许。

洞内明静开阔,白冷起身向里走去。一潭温热的池水映入眼睑,泉水散着清香,湿润的空气围绕在身旁。

还有温泉泡?不错不错!

他退去衣衫,修长的身姿,皙白的皮肤,在阳光下越显勾人。

泡在泉水里,白冷不一会儿就感受到了困意,靠着池壁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掉进了幽深的湖水里,他越是挣扎离湖岸就越远。身体不时的浮出水面,嘴巴吸了一口空气身子就又沉了下去,他心生恐惧,感觉脚踩到了岸边的泥,就拼命的想要靠近。梦里的他好想醒来,白冷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到死亡的恐惧。

睁开眼时,白冷看到一个白须老者正坐在池边,一动不动的看他在水里挣扎。

他愤愤的说,“哪有你这样的人,就在旁边也不帮我一下叫醒我。”

老者抚了一下胡须,轻飘飘的说,“梦游的人是不能强行叫醒的。”

白冷想了想不对,这怎么还有人?

“您是?”

老者瞪大了眼睛,“我是你师尊!出去几年你连我都不认识了?”

白冷,嗯?原来掌教是在这闭关修炼。

白冷忙道,“弟子糊涂了,师尊是要出关了吗?”

“嗯,差不多可以出关了。你那个徒弟怎么样了,我带了他一年还怪想他的。”

系统大大,这个爷爷在说什么啊?

“白同烟,现任长白山掌教。白冷在山脚下捡到主人公时,先把主人公带回了长白山,由掌教抚养一年后,又接回到自己身边了哦,亲^3^!”

白冷解释道,“远儿此次也随弟子回山了。”

“那走吧”白同烟看了看他说,“穿好衣服就出关吧。”

白冷委屈的表示自己绝对不是暴露狂,他也不想在师尊面前赤着身子的。

出了清水洞,到了正堂,白冷和白依流冷眼看着师尊被一群小弟子簇拥着,笑的不亦乐乎。

白依流安慰道,“师尊从前就很喜欢小孩子。”

白冷心想怪不得这个爷爷门下这么多小弟子。

掌教摸了摸林立远的头,“嗯,小娃娃长高不少,还是这么可爱。”

林立远站在那群小弟子里简直就是一个大哥哥。白冷打量着小徒弟,没几个月是长高不少,长白山伙食这么好吗?

林立远回过头来看了眼白冷,乘机从人堆里溜了出来,“师尊,徒儿可想你了。”

嘴巴这么甜?肯定是……

白冷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根糖葫芦,“远儿,几个月没吃,肯定想了。拿去吧,师尊看远儿表现好奖励你的。”

林立远接过糖葫芦,一时语塞,“师……师尊。”

徒儿是想你啊!

白冷在长白山的日子过得真的很快。他只能用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来感叹一下。一眨眼林立远已到了懵懂青涩的十八岁了,在这几载光阴里白冷跟着他的师哥也认识了几大门派的风云人物。

每天的日子都过得格外悠闲,除了他的小徒弟状况有点多。

林立远背对着木门静坐在阴冷的地砖上,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手抓着大腿,指甲陷进了肉里,“师尊,师尊,师尊……”

“系统提示,主人公恐惧度+10分,爽度-0.5分,积分-0.5分。”

我擦,又扣分,我一共才挣了几分啊!

白冷熟练的赶到了林立远修炼的地方,看到他又走火入魔了。白冷咬咬牙,拉起了小徒弟的手,林立远的指甲陷进手掌心,“远儿,为师来了。”

闻声,林立远骤然睁眼,发现白冷正紧握着自己的手,指甲陷入的地方晕开了鲜艳的红,“师尊,师尊对不起。”

白冷忍痛笑道,“没事,远儿是走火入魔了,不怪远儿。”

林立远咬了咬唇,眼眶红了一圈,“徒儿也不知为何,近几年来,总是无端就……”

这孩子又要哭了?白冷叹了口气,不知道糖葫芦对十八岁的青少年有没有效果。

“远儿。”白冷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根糖葫芦给他,“可是远儿近几年的内力增进了不少,剑法也越来越精湛了。”

林立远拿过了糖葫芦,咬了一口,鼻尖酸涩,带着哭腔,“师尊……”

“哎。”白冷叹了口气。果然,糖葫芦没用了,是时候淘汰掉了。

林立远自责道,“师尊又叹气了,都怪徒儿惹师尊烦心了。”

白冷一脸懵逼,这孩子也恁敏感了。

他倾身拥抱住林立远,分明的发丝滑落在林立远的耳畔,隐隐作痒,“远儿是为师唯一的徒弟,师尊不替你操心替谁操心呢?”

林立远顿时感觉难以呼吸,红了脸颊,说不出话来。他好久没靠师尊这么近了,从他和师尊齐高以后,师尊便说远儿长大了,不能总和自己睡,在隔壁又给他单独的开了一间卧房。之后,之后便再没有过多的肢体接触了。

此时,师尊身上的淡淡清香很熟悉也很久违。

“亲^3^!主角爽度+2分,好感度+10分,积分自动成长一分。”

白冷暗叹,“果然,青少年还是要认真关爱,给予温暖的。”

白冷拍了拍小徒弟的背,林立远本就僵硬的身子,此刻动都不敢动,“远儿,你师叔正和其他门派的道长们说话,也有几个你认识的弟子来了,出去玩一会儿吧,也算是放松放松。”

林立远僵硬的点点头,“那……那师尊去吗?”

“嗯,为师也去。虽然他们常来,见和不见其实没多大区别。”白冷心里更想回房睡大觉的!

进了正堂,一衣着红沙,身姿曼妙的女子看到白冷不快道,“哼!你现在是越发怠慢,知道我们来做客,懒都懒得出来了。”

白冷拿了她面前的茶碗喝了一口,“嗯,这茶香。”

女子红了脸,“你不知道男女有别的嘛!”

“这才说明我们是好兄弟啊!”白冷笑说。

“哼,谁和你是好兄弟!”

说话的女子是红莲山掌教柳之莲,坐在她对面的是青乐山掌教秦月,还有百草山掌教华轩。他们都是年纪轻轻就接任了掌教之位,白依流虽然只是长白山大弟子但和掌教差不多,因为白同烟是个不管事的主。

白依流又接过白冷手中的茶喝了一口,微微一笑说,“嗯,确实格外清咧。”

柳之莲白眼一翻,“你们真是够了!”

白冷:“……”

师哥又做了什么让他误会的举动了。

正堂外边却已经打了起来。

一位身着淡青色道袍的门派弟子对林立远说,“阁下请试剑!”

林立远唤了声,“小红。”

众人感叹真是名师出高徒,给剑起这么随便的名字,就和白冷唤还风“小青”一模一样。

林立远手握墨色剑柄,剑锋一挥,剑身红色暗流隐隐浮动。他两剑便把那名门派弟子打退。感受到师尊赞许的目光,林立远回头向他一笑,笑容温暖阳光,身姿风流潇洒,真是羡煞了旁人。

被打退的弟子是青乐山的大弟子,名叫李心。秦月便首先拍掌叫好,“这小子平日里目中无人惯了,这次也给他一次教训,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李心羞红了脸,对秦月抱怨道,“师尊老是这样!”

白冷有种虚荣感油然而生,做作的谦虚道,“彼此彼此,彼此彼此。”

柳之莲调侃白冷说,“我看你的徒弟比你好上一千倍,是不是华轩。”

华轩两边都不敢得罪,含糊道,“各有千秋,哈哈。”

林立远两眼放光,表白一般激动,“师尊可比徒儿厉害,师尊是我心里最崇拜的人了。”

白冷认为这句话说的他很是舒心,从袖子里又拿出了库存的最后一根糖葫芦给林立远,“远儿乖,为师明白。”

白依流看了看天色,对白冷说,“师弟饿不饿,师哥备了你喜欢吃的菜。”

白冷觉得自己此时真的好幸福啊,他这是什么神仙命!

秦乐和华轩笑了笑,柳之莲则难以接受,这小子也忒有福了吧!

闲话不多讲,长白山总的来说是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白冷过得也就是如此逍遥快活,甚至他都不想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可老师从小就告诉我们要“居安思危”,这一点白冷深信不疑。

而且沙雕作者就这么佛系?不慌不忙的隐藏自己沙雕本质,不来点狗血虐恋或……

等等,为啥子小徒弟都十八了,还没有女主出现?说好的主角光环呢?不是应该从小就桃花运不断么?作者大大看来你没把自己的儿子带带好啊,主角光环都丢了!

“亲^3^,作者大大收到了您的抱怨,她说既然您不想快乐的活着,她特意给您开了一个新坑哦!”

白冷崩溃,噗!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亲^3^!系统君章一就有告诉您,作者就是上帝了哦!您是再犯哦!”

白冷:“……”不要打扰我,我要构思《论和系统打好关系的重要性》了!

“系统已自动为您解锁新的任务,请快乐的跳坑吧,亲^3^!”

白冷:“……”

懒散的筋骨活动起来,跟着颠簸的马车,白冷浑身的肉都在上下抖动。其实本来是骑马的,但白冷娇生惯养了这么多年,表示自己禁不起风吹日晒。于是,贴心的师哥特意准备了一辆马车,他们三个人坐在里面。

因为他们此次要去的地方路途较远,所以就用车马代行了。本来是两个人,但林立远不依不饶,白冷也不想和白依流单独坐一起,就把小徒弟拉了进来。

路远山遥,落日长照。洋洋洒洒的人马一路走过,偶有停歇。

白冷想起了辛弃疾的一首词,词里写道,“休去倚危楼,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他眉目低垂,绯红的光照在脸颊上,渲染了脸上的忧伤。

想爸妈了,想他的小窝,想那个繁华的世界。

林立远看着师尊暗自伤神,却不知道他为何失落,他紧张的悄悄握起师尊的手,渐渐收紧掌心的宽度。

白冷心中一暖,他此时太需要一个拥抱了。白冷侧身搂住了林立远,头埋在他的臂弯里,感觉莫名踏实了好多。

在林立远眼中,白冷从来都是一个豁达乐观,温柔体贴的人,一个每每在他需要时便立刻出现的人。

此时,这个时刻给他温暖的师尊却柔弱的让人忍不住去保护。

他垂首,薄凉的唇情不自禁的靠近了师尊的耳畔……

小说《误入系统变师尊》 章三 魔心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