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
《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容南衣谢怀渊完结版在线试读

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姜白

主角:容南衣谢怀渊
精品小说《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是姜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容南衣谢怀渊,内容主要讲述:容南衣穿越了。还穿越成了一个假千金,被众人耻笑,不想过躲藏日子的她,果断投靠了传闻中那个心狠手辣的摄政王。没想到那个真千金...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2-28 03:40:1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回殿下的话,这是容小姐自己写的。”碧川毕恭毕敬的回到。

闻言,谢怀渊挑了挑眉。

方才在门口,容南衣还说自己不是很懂字,如今看来,她倒是在撒谎。

这一手簪花小楷,倒是漂亮。

“她现在在做什么?”

“容小姐说自己需要休息。”

“她倒是心大。”

嗤笑一声,谢怀渊也没追究这么多,让碧川下去之后,将药材单递给一旁的一个中年人,问道,“这药材,你看看是否有问题。”

那中年人接过,看了一眼,不禁大惊失色:“殿下,这上头桩桩件件,可都是大毒啊!其中虽然也不乏几味补药,但在这些毒药面前,可以忽视!”

这中年人乃是秦鹿神医身边的徒弟,名叫秦志忠,现在正好赶上秦鹿神医不在府上,谢怀渊便就叫他来看看容南衣写的药方。

闻言,谢怀渊也没生气,只是拧了拧眉头,叫人去准备。

秦志忠连忙阻拦,道,“殿下,这药方你要作何而用?这上头的毒药,要是一个不小心,可就是要人命的!”

“本王找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说是可以解毒,无妨,给她准备,本王也想看看,她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

这边,容南衣一觉睡到了半下午,才懒懒的起床。

碧川已经贴心的准备了一些食物,容南衣吃完之后,对着正在收拾的碧川问道:“你们家摄政王现在在哪?”

谢怀渊身上中的毒,名为千丝结。

顾名思义,这种毒一旦种下,就会像一团乱丝一般,在身体里纠结。

每每毒发,痛苦不堪。

而且这毒凶险,容南衣还是要对谢怀渊做一个全面的把脉检查,才能稳妥。

“殿下现在正在书房,容小姐可要奴婢带你去?”

“有劳。”

等到碧川收拾完之后,容南衣跟着她找到了谢怀渊。

她进去的时候,谢怀渊正在书房里看书。

看见她进来,皱了皱眉头:“有事?”

真是个没礼貌的丫头,进来也不知道敲门。

“我来给你把脉,为今晚的第一次解毒做准备。”容南衣随意的关上门进来,道,“药材和银针,你都准备好了吗?”

“在那边,你看看吧。”

听说容南衣是来把脉的,谢怀渊放下手中的书。

容南衣先是看过一旁的药材和银针,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都是上好的药材,这套空心银针,质量也是上乘。

很快,容南衣给谢怀渊把脉。

谢怀渊看着面前认真的少女,心中不免有些惊艳。

从前他只是听说过容南衣,并未见过,方才容南衣也是脏兮兮的,但是现在洗干净,一头乌黑的青丝也只是简单的束在脑后,素面朝天,倒是比那些庸脂俗粉好上不少。

她五官十分明艳,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只是谢怀渊还没有见过她真正笑起来的模样。

现在他不禁有些好奇,容南衣真正笑起来的时候,又该是一种怎样的绝色。

容南衣并没有发现谢怀渊在看自己。

她把完脉,将手收回,心中对于谢怀渊的毒,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

和现代的千丝结有一点出入,但是基本相似。

“你这毒,应当不是一次性种下的,而是你的母亲在怀着你的时候,被人分批喂了各种毒药,然后这种种毒药,在身体里,久而久之,变成了一种毒。”容南衣淡淡的解释道。

听完这话,谢怀渊彻底的惊讶了。

容南衣说的,分毫不差。

想起当年的往事,谢怀渊的眸中,皆是忍不住的戾气风暴。

“可解?”

“可解,只是有点麻烦,一次不行,需要多次拔毒。”容南衣点了点头,面色轻松,仿佛这点毒对于她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东西。

见状,谢怀渊忽然有些好奇:“你为何知道这些?”

他不太相信,徐成光那种草包东西,能养出这么优秀的女儿。

“不过是幼时得缘,遇到一个高人罢了。”容南衣也不想解释那么多,只随口找了个理由,搪塞回去,“你还在怀疑我?”

“放心,本王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关于容南衣说的,他会再查。

“既如此,我回去准备了。”

容南衣知道了谢怀渊的大致情况,也不想多留,喜滋滋的抱着一大堆药材回去了。

看着容南衣的背影,谢怀渊的眸光,逐渐深沉下来。

……

夜幕降临。

容南衣的准备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只等着谢怀渊毒发。

果然,摄政王府开始动乱起来。

容南衣一直守在谢怀渊的主院附近,见到谢怀渊毒发,容南衣直接进去。

不过她受到了阻拦。

秦志忠看见容南衣,不耐烦的推搡了她一下,道,“赶紧出去!哪里来的丫头,别在这添乱!”

他现在着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谢怀渊突然毒发,他的师父又不在府上,这次毒发气势汹汹,给谢怀渊喂了师父留下来的药,也没用,秦志忠完全招架不住。

“我是他请回来的大夫,麻烦让让,我要给他解毒。”容南衣淡淡的说道。

“现在不是你在这里说大话的时候!你才多大?断奶了没有?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来人,赶紧把她赶出去!”秦志忠不屑的看了一眼容南衣,骂道。

可远伯在一旁并没有动弹,他也是十分焦急,一个是秦鹿神医的徒弟,一个是谢怀渊亲自带回来的少女,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唔嗯!”

房间内传来谢怀渊的一声闷哼,容南衣拧了拧眉头,不想再耽搁下去。

这种毒,就要在毒发的时候,越早进行拔毒越好。

她冷冷的看了一眼秦志忠,反手一根银针射了出去,正中要害。

秦志忠睁大了双眼,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说话,也没有办法动弹了!

“你自己废物,就不要挡道。”丢下这句话,容南衣没有再理会秦志忠,和一旁目瞪口呆的远伯,推开房门进去。

小说《毒医狂妃:摄政王,王妃她马甲又掉了》 第5章 废物就不要挡道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