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河岸怪谭
河岸怪谭全文免费阅读 河岸怪谭胡彥青周若清小说最新章节

河岸怪谭豫西老胡

主角:胡彥青周若清
主角是胡彥青周若清的小说是《河岸怪谭》,它的作者是豫西老胡所编写的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真实灵异事件,在修建三门峡黄河大坝的时候有个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匆匆回国了,只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没有传出来。 注:三门峡黄河大坝是前苏联对中国156个援建项目中...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10-14 09:47:0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那你今天晚上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就是为了让我看一场大剥活人的好戏?!”我心里面又气又怕,忍不住冲着她吼了一嗓子。

“哎呀,你先别着急嘛,虽然很危险也很不好管,但我又没说绝对袖手不管。”

见我很是失望生气、声音都有些变腔儿了,那姑娘搓了搓手轻声说道,“我试试看吧,等我用大灯照它一照,估计那个东西就会暂且罢手的;你可要坐好了,待会儿我会加速离开这里,免得让它记恨上我。”

说完这些,那姑娘立即发动了车子,拧亮大灯冲着河面连着闪了几闪,又重重地按了几下喇叭,然后急忙一脚地板油,劳斯莱斯立马箭头一样冲进了茫茫夜色里,那车速快得我估计只要略略抬一下车头,极有可能会像飞机那样飞起来的……

劳斯莱斯沿着河堤狂飙了一会儿,绕了好大个圈子这才慢慢朝我回家的路上而去。

“嘘,吓死我了,那个骷髅真它妈残忍,竟然迷着人家自己用刀划拉自己的头皮,还一边划拉一边用手往外撕扯,真是……”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我仍旧后怕得瑟缩颤抖个不停。

“先别急着同情那个老年人,其实他那还不是最痛苦的,用不了多长时间,你比他死得还要痛苦还要惨。”那姑娘扭头瞧了瞧我,又轻声补充了一句,“还有,包括你爷爷也是一样。”

听她这么一说,我再次想到了那天晚上她所说“镇河后裔、一月双棺”的话。

吴半仙的师傅玄真道长只是算出我家要连出两口棺材,而算不出具体在什么时间;

“铁嘴神卦”周若清能够算出我家一个月之内会出两口棺材,却算不出具体的方式;

并且他们两个都算不出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而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不但明确说出我家要在一个月之内连出两口棺材,而且明确指出是“镇河后裔”。

关键是,她居然还能算准苏德良老人就会在今晚出事儿,这说明她的道术修为至少不比铁嘴神卦周若清和玄真道长低。

不过,她算得越准,我也就越是害怕。

我还不到二十岁,连婚都没有结过,我当然不想死,更不想我的家人也遭此意外。

另外就是,苏德良那样自己剥自己已经够残忍痛苦的了,可这姑娘居然说什么,我和我爷爷死得会比苏德良还要痛苦还要惨。

我一时想不到还有什么法子比自己一边划开头皮一边用手撕扯还要痛苦还要惨,不由自主地双手绞到一块仍旧哆嗦个不停。

见我浑身有些颤抖,那姑娘转而又轻声安慰我说:“当然,其实你也不必于过担心害怕。”

见她神色轻松地这样一说,我突然想到那天晚上我送她回家时,她说什么“你这人财色不迷本心,还算不错”以及“好人自有好报”。

想到这里,我突然激动了起来,连忙小声向她道谢:“谢谢,谢谢,要不是幸好遇到你,我还真是想不到再找什么高人救我家了。”

“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你会死在你爷爷前面的,那样你就不必承受眼睁睁地看着亲人离去的痛苦了,所以,你大可不必过于担心害怕。”那个姑娘一边开车一边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这个?”我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

不过转而想到这姑娘既然比玄真道人和铁嘴神卦周若清还要厉害,再加上上次她救了我一次的事儿,说明她绝对不是一般人。

考虑到就算不为我自己、仅为我爷爷着想,我也不能就这样错过这种高人,于是我急切地对她说:“大姐你,你可要帮帮我啊。”

“叫谁大姐呀,我还没你大呢。”

那姑娘掩嘴笑了笑,然后神色郑重地对我说,“其实我早就注意到黄河异象了,也暗中跟了它一个多月,只是仍旧摸不清那个东西的来路,没有找得到对付它的法子;

不是我冷血无情,而是我现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冒然出手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让它更加变本加厉地疯狂报复;

它的怨气戾气极重极重,如果我冒然出手的话,我担心它会转而也记恨上我的。”

见我惊骇得半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那个姑娘轻轻叹了口气,转而安慰我说:“这样吧,瞧在你这人心底儿还算不错的份上,我尽力而为;不过可是说在前面哟,我没有把握保证你们家能够躲过这次劫难的……”

有她这句话,我心里面多少有些放松,慢慢也就恢复了一些平静。

在回去的路上,我好奇地问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如何称呼,以便有事时好找她。

那姑娘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说:“问我的名字干嘛呀,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有事找我的话,只要你去一趟燕家楼,我就会知道的。”

见人家姑娘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芳名,我自然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于是就讪讪地说道:“那行,既然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以后我就叫你‘代号’姑娘吧。”

“好呀,随你的便吧。”那姑娘倒是一脸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对了,请问一下‘代号’姑娘,苏德良是不是真的没事儿了啊?你按按喇叭闪闪车灯就行?”我仍旧有些不放心爷爷的那个老哥们儿。

“嗯,应该是会幸免于难的,这车灯和车喇叭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一般的人也用不了它,到时候你会明白的;再说明天你去打听一下不就清楚了嘛。”

代号姑娘一边开车一边回答说,倒是当真丝毫不在意我对她的称呼。

我又问她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架子,它为什么要害苏德良和我家。

代号姑娘点了点头,然后若有所思地回答说:“一啄一饮、皆有定数,报恩报怨、难脱因果,我估计那个邪物与你们家有什么过节牵扯,因为我暗中观察它从河底出来一个多月的时间,它并没有祸及他人,只是一直盯着你们家和刚才那个老人而已。”

“它从河底出来一个多月并没有祸及他人,只是盯着我家和苏德良?”我感到很是震惊。

“没错。”代号姑娘点了点头,“见那个东西并不乱害百姓,我本来是不想多管闲事的,只是那天晚上碰巧试了一下,觉得你这人财色不迷本心,马马虎虎还算行吧,所以,我打算帮你们一把试试。”

我自然是再次道谢,而代号姑娘却说不必如此客气,她只是尽力一试,并不能保证我家能够顺利度过这个劫数。

我又问她要不要去名山古刹,寻访高僧道长来协助她解决这事儿,代号姑娘非常肯定地摇了摇头表示完全没有必要,说是真正的有道高人中隐于世极难寻着,而名气很大的,反而多是一些哗众取宠、为名为利之人。

代号姑娘好像为了甩脱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追踪一样,开着车子绕了好远,这才朝我回家的方向上开去。

一边开车,代号姑娘一边轻声问我说,你爷爷在九曲黄河里打了几十年的鱼,是不是杀生过什么奇怪的东西,还是遇到过什么怪事呀;你回去以后好好问问老人家,如果有的话不妨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帮你们化解解决。

我自然是连连点头,再次表示感谢。

劳斯莱斯的车内灯光很柔和也很明亮,我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瞧清了代号姑娘,睫毛又密又长像个小扇子,俏脸白净无瑕,小巧的嘴巴红润润的,颀长的脖颈洁白如雪,很是水灵俏娇。

虽然代号姑娘的声音糯糯的甜甜的很好听,虽然从侧面来看她的俏脸白皙可爱,虽然被安全带勾勒得胸前小山峰玲珑毕现,但我却是丝毫没有意马心猿,只是盼望她能找到对付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的方法。

毕竟玄真道长和“铁嘴神卦”周若清的那个说法,本来就已经给我家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今天晚上又看到苏德良一手操刀割着头皮,一手又撕又扯的,更何况这个代号姑娘说我和我爷爷在一个月之内死得比苏德良还要痛苦还要惨,我心里面的压力可想而知……

把车开到我家门前,代号姑娘也随我一块下了车,然后在我肩膀上轻轻推了一下:“回去接着睡你的懒觉去吧;还有,我这人说话算数的,这辆劳斯莱斯就送给你啦!”

被代号姑娘伸手在我肩膀上轻轻推了一下,我突然猛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原来刚才那一切只不过是做了个怪梦而已。

仔细想想,人家姑娘怎么可能会在半夜来找我?再说就她那个不施粉黛、衣着普通的样子,怎么可能会开得起劳斯莱斯?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人家衣着低调开得起劳斯莱斯,也绝对不可能像送个水果饮料一样,随口一说就要把一辆价值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顶级豪车送给我啊。

更何况按我奶奶说的,还不知道人家到底是人是鬼、是妖是仙呢。

我不由得笑了笑,嘲笑自己真的是想得太多了,还劳斯莱斯呢,听说光一个“飞天女神”的车标都得几十万的人民币!

不过,刚才的梦境确实是太过真切,简直是好像在现实里刚刚发生过一样。

我再也睡不着了,看看表已经五点四十,干脆也就不再继续睡。

六点多点儿我穿衣起床正准备出去跑跑步锻炼一下身体,却在推开大门的一刹那间就愣住了,特么哪个王八羔子竟然在我家门外不远处摆了一个纸糊的轿车,就是烧给死人用的那种东西!

大清早的遇到个这玩意儿真是太晦气太不吉利了,我连忙走了过去弯腰捡了起来正准备赶快扔得远远的,却猛然发现这居然是一辆劳斯莱斯,与我梦中见到的竟然一模一样……

小说《河岸怪谭》 第9章 黄河异象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