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七零悍妻不好惹
七零悍妻不好惹金穗孟思昭小说全文阅读 七零悍妻不好惹精彩章节

七零悍妻不好惹关宁

主角:金穗孟思昭
主角是金穗孟思昭的小说叫做《七零悍妻不好惹》,本小说的作者是关宁所编写的现代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一世纪的外贸精英金穗加班猝死,重生为七十年代的一个军嫂,丈夫常年在部队,寄回的工资被公婆强占,娘家人也不放过她,吸她血让她扶持哥哥,还得养两个大姑姐留下的双胞胎,生活也太苦了!金穗表示这种窝囊日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08 16:26: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进村子的时候,金穗碰上了好些人。每个人都看到她手里的鱼,都要问:“今天买鱼了?”。

有些人没那么八卦,随意问问就走。

不过也有那些爱眼红的长舌妇。早上许秋平在家那么一闹,这下见她拎着两条鱼回来,说话的口气那叫一个酸哟。

“金穗,这是要分家了,买鱼庆祝呢?”

这人她认得,是孟思亮的媳妇吴海兰。这吴海兰干活利索,就是嘴特别地碎,哪怕一个小孩子摔地上了,她都能编出一个故事来。

金穗瞟她一眼,轻声说:“不过就是两条死鱼,这就叫庆祝,你是太瞧不起我了。”

“啧啧啧!”吴海兰噘着嘴说:“你这口气真大!唉听说你家公公要给你十块钱,是不是真的?你借我两块呗!”

金穗真是觉得这种人讨厌。孟思亮家里兄弟六个,他是老大,日子穷得叮铛响,俩口子挣多少工分才勉强吃得饱。所以她这个人,又爱掐尖要强,见着别人好就得酸上几句。

“过来,我告诉你一个过好日子的办法。”金穗说。

吴海兰一听这种话兴奋劲,凑上来急切地问道:“什么办法?”

“改嫁吧!”金穗忍着脾气说。

“嘿你这出的什么馊主意?怪不得许婶子骂你烂货呢,你一天脑子里就想这些腌臜事?”吴海兰开着大嗓门说。

金穗耸耸肩,继续往家里走:“你跟我借钱没有,但我有好的建议给你。你不听那就算了,我没空跟你说话,我赶着回去看孩子呢。”

吴海兰又想过来掏她的布袋,金穗轻巧的甩到一旁:“别那么不知分寸,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吴海兰叉着腰说:“怎么的?你还想打我?”

“打你倒不必,你要有这闲功夫跟我磨嘴皮子,不如多去薅几根猪菜多挣上一个工分!”说完,她再也不跟她纠缠,快步离开。

她先回的孟思兰家接娟娟和婷婷。进了院子之后,贺淑芬和女儿都在家,见她拎了鱼回来,惊讶地说:“怎么就买鱼了?”

“这鱼便宜,我就买了,分一条给你们。”金穗说着,把鱼递给孟思兰:“去把鱼处理一下,我这一路拎回来,鱼都死了。”

孟思兰把手缩回去:“我可不敢要你的鱼。我们要吃了,许秋平就敢上门让我们吐出来。”

“娟娟和婷婷在这儿待大半天,又吃又喝的,我也要吃,走那么远的路,又没吃东西,都快要饿死我了。”金穗不见外地说。

贺淑芬过来接过鱼:“行了,我来剖鱼。思兰,给你嫂子端饭吃。”

孟思兰去厨房给她端来一碗米饭和菜,菜是青椒炒木薯,外加几粒黑豆豉。她家跟三叔家比起来条件有些差,不过金穗也没空去计较,她是真的饿了。

她一边吃一边问孟思兰:“孩子们上哪儿去了?”

“小壮领出去玩了。我去把他们找回来。”

金穗吃完饭,孟思兰也把三个孩子领回来了。娟娟和婷婷一见到她,就扑上来欢乐地叫着:“婶子,你可来了。”

小壮在一旁没过来,笑眯眯地看着她们。

金穗从布袋里掏出买回来的糖,给三个小孩子一人分了两颗,又给孟思兰拿了两颗:“我没糖票,磨着供销社的人卖几颗给我。”

贺淑芬收拾好鱼进来,看见了埋怨她:“你去这一趟公社,又买糖又买鱼的,是要把钱都花光光?”

金穗不在意地说:“我马上就有钱了,十块钱呢。”

三个孩子拿着糖开心地凑到一旁吃。贺淑芬担忧地说:“怎么,你还当真以为你家公公会给你十块钱?”

孟思兰搭话:“就是,以许秋平那性子,宁可是死也不能掏这钱。”

金穗说:“那我不管。她要死是她的事,我公公说啦,家里没钱就去大队借。你们放心吧!我回去了,衣服还没洗呢。”

贺淑芬把剖好的鱼递给她:“早知道这样,上午就让思兰顺便帮你把衣服都洗了。”

“没事,我能自己去洗。”说完招手让娟娟和婷婷过来,带着她们回家去。

虎子和思明在院子里打陀螺,看见金穗领着双胞胎进来,便扔下绳子跑过来,待看到娟娟和婷婷手里有糖,便一边喊一边抢:“糖!你们有糖吃!我也要!”

娟娟和婷婷躲到金穗身后。孟思明也跟过来了,站在虎子后面,不过他没有虎子这么蛮横。

虎子没抢到,不甘心,伸手去抓金穗的布袋子,嚷嚷道:“还有没有糖?我也要吃,凭什么不给我吃?”

金穗一把将他甩到一旁去,冷冷地说:“要吃糖找你奶奶去。”

虎子马上坐到地上撒泼,大声喊:“我要吃糖,我就要吃糖!凭什么不给我吃糖!这个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他的动静很大,把屋子里的胡慧芳和许秋平引出来了,同时后头还有一个看着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女人。

胡慧芳看见宝贝儿子坐地上,顿时怒气冲天,一边走过来一边大声说:“你打我儿子?”

金穗不理她,而是把鱼递给孟思明:“思明,虎子说这个家里的东西都是他的,是吗?”

孟思明不悦地看了一眼坐地上的虎子,接过鱼,一声不吭地往厨房里走去。

虎子接着在地上嚎:“妈,我要吃糖!我就要吃糖。”

金穗瞪一眼胡慧芳:“我可没力气打你儿子,打他我还嫌自己的手脏。”

说完她蹲下来,恶作剧地对虎子说:“虎子,你刚才不是说这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吗?你去你奶奶屋子里翻钱去买糖,你看她抽不抽你。”

然后站起来,越过胡慧芳,向许秋平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许秋平果然沉不住气,跳脚骂道:“你这个黑心肝的贱货,教唆孩子偷钱?”

“你可拉倒吧!既然他说这个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那你的钱让他拿又有什么关系?”金穗呛她。

胡慧芳脸一阵红一阵白,怒气冲天地把儿子拉起来,用力打他的屁股:“你乱说什么?我让你乱说!我让你乱说!”

虎子到底是个孩子,被打了特别委屈地说:“不是你跟我说的吗?”

孟思明把鱼放进厨房里,再出来,眼神冷淡地看着平常亲亲热热叫自己小叔的虎子。

许秋平气得浑身颤抖,指着金穗说:“你这个搅家精!一回来我们家里就不得安宁。”

“那就分家呀!”金穗气她。

小说《七零悍妻不好惹》 打他还嫌手脏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