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小说在线试读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最新章节目录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梦境失火

主角:云沂容亭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梦境失火写的古代仙侠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依旧每年来掘一次我的坟,如今他功力深厚,掘坟也不需要带着锄头铲子了,动一动手指就能给我坟头掀翻。...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7-08 11:34:18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依旧每年来掘一次我的坟,如今他功力深厚,掘坟也不需要带着锄头铲子了,动一动手指就能给我坟头掀翻。

按理说今天是我的十年忌日,他应该天不亮就踩着点来的,但他没来,我飘在坟头等了一会儿,又飘在树杈子上等了一会儿,兴许是我等得太焦灼,以至于附近的鬼魂都觉得我来来回回的太烦人,于是相约追着我揍。

我懒得和他们计较,只想把身上的袍子理顺,但一伸手就穿过了自己的身体,隔壁的那只吊死鬼笑话我又忘记自己已经死了,我不稀得理他,短短十年,当初我闭个关都是三十年起步。

这一天我从早等到晚,我那乖徒儿都没来,许是几千天过去,他终于不记得我了,那我也是时候投个胎了。

我问吊死鬼怎么联系黑白无常,我想给自己送走了。

吊死鬼猩红的长舌头一甩,问我怎么不等了。

我说执念已了,不必回望。

吊死鬼翻了个白眼,看起来愈发可怖,我眼巴巴的盯着他,他一边吐槽我死前肯定是撞坏了脑子才满口之乎者也一边告诉我怎么找黑白无常。

我向他抱拳弯腰行了个礼,谢过他这十年照顾,他飘飘荡荡的不和我行这些虚礼,又把自己挂回了树上栓的绳套里。

乱葬岗里四处都是死尸,有新来的,也有老朋友,像我这样在乱葬岗里还有一个小坟堆的少之又少。

我飘在自己坟头的尖尖上,右三圈左三圈,外带抬脚蹬了几下,按照吊兄的说法,只要蹬三下,黑白无常就会上来把我带走。

说实话,这么憋屈的事儿,在我那儿应该是独一份,我那师兄师弟们都还顶着青春貌美的脸如日中天,唯有我早早的丢了命在这乱葬岗里瞎蹦跶。

我蹬了三下,飘上来一个白无常,扯着我问为什么大晚上的找他。

我说我要投胎,白无常脸上的不耐烦要是能凝为实体,估计我已经被砸死了。

「云沂?」白无常把埋在名册里的头抬了起来,扫了我两眼。

我点了点头。

「正是在下。」

「生前是个修仙的?」

「是。」

「修到什么程度了?」白无常把名册合上,继续问。

什么程度?这个我确乎有点忘了。

「大约是成仙的地步。」

「元婴?」

我摇了摇头。

「分神?」

我又摇了摇头。

「渡劫?」白无常的脸有些扭曲。

我本来打算继续摇头,可白无常看起来应该是不像再猜了,于是只好我自己说。

「大乘。」

「我靠。」

白无常吓得一激灵,往后倒退了好几步,问我是不是开玩笑。

我正经了脸色,告诉他云某此生从未骗人。后来觉得不对,又改成了云某此生只骗过一人。

白无常让我等他,我只好蹲在坟头等着。

吊死鬼挂在绳子上,荡秋千一般的把自己甩过来。

「你原先真是个修仙的啊?」

「如假包换。」

「那你咋死在这儿了?你咋没去天上?」

「云某生前住在火狱,未曾上天,后来做了些不体面的事,死前被挖了元丹没了修为,幸得有一个徒弟,还将我埋起来了,立了个坟。」

「你说的是那个每年来掘你坟的徒弟?」

「正是。」

「他是你徒弟?我还以为他是你仇人。」

我摆了摆手,笑眯眯的回答:

「我那徒儿本性不坏,只是爱挖东西。」

吊死鬼没见过这些东西,听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又荡了回去。

不多时,白无常就带着一队鬼兵回来了,还带了一本更大的书册,顺带掏出了一堆捆魂索把我五花大绑,还系了个死结。

「能系个蝴蝶结吗?」我扭过头看了看身后绑成一坨的绳结。

白无常仗着人多…不,鬼多势重,狠狠剜了我一眼。

「云沂,十年前死于棣棠山役,隶属火狱,修魔道,人称…」白无常顿了顿,接着说

「人称诛仙君。」

「对。」我咧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是我。」

「那你刚刚说你是修仙的!我这辈子最讨厌修魔道的人。」白无常踢了我一脚,兴许都是鬼的缘故,被踢了我居然觉得有些疼。

「无常兄,云某未曾骗你,诛仙君的确是在下,在下也确实是修仙道的。」

「还敢骗我。」白无常一伸手,五根手指上的尖锐指甲悉数亮出:「不说实话我一掌把你拍得魂飞魄散。」

我本想无奈的耸耸肩,但被鬼兵压制着,动也动不了,只好撇了撇嘴角。

「云某解释不清,那就只好请无常兄一会儿下手重一些,一掌了事。」

白无常嚷嚷着修魔之人就算是挫骨扬灰都不够一边要一掌拍过来,被身边的鬼兵一边一个夹住劝他不要冲动。

左不过是说几千年没接过修魔人投胎的任务,不好自己处理,还是得带回去再说。

「喂。」我扬了扬下巴:「兄台,我是修仙之人。」

「哦哦,对,修仙之人投胎的任务也几千年没接过了。」

正对着白无常好言相劝的鬼兵兄冲我腼腆一笑,随即被抽了一大耳刮子。

「他说他是修仙的你就信?那他说他是棣棠山居的玹机上仙你也信?」

啧,我暗叹了一声,我那乖徒儿短短十年就扬名如斯了,竟连阎罗殿的人都知晓了他的名号,不愧是我诛仙君的徒弟。

白无常执意要把我的魂魄拍散,我闭着眼挺胸抬头让他赶紧的不要浪费时间。

胎投不了没关系,但我说没骗人就是没骗人,被拍没了我也要争这口气。

约莫是没见过我这样的人,白无常呲牙咧嘴的就朝我的额头拍过来,不出一瞬,我便感觉到手臂化成了点点微尘,四散开去。

「嘶……」

我在周围此起彼伏的吸气声中睁开了眼,白无常的手还停在我脑门一寸远的地方,可我已经消散了大半,魂魄化成微尘在乱葬岗飘荡,依稀散发着月白色的微光,然后又结成一股往同一个地方飞去。

我刚想让旁边的鬼兵评评理,说说我到底是不是修仙的,这世间有那个修魔人魂魄散了是发白光的?

可我来不及说话,就在周围一双双眼睛的注目下消失于天地间。

我以为我就要这么死了,虽然活了这么多年,又死了这么多年,我还真没见过这种死法。

不过我又觉得我没死,毕竟我飘飘荡荡的还能听见他们说话。

有问诛仙君是谁的,

有吐槽我是不是修了魔道遭天谴的,

也有问火狱是什么的。

虽然连个魂体也没有了,但我依旧流下了一把欣慰的泪,就连说我修魔也不想反驳了,我那乖徒儿竟在十年间就倾覆了火狱,不愧是棣棠山巅的无上强者。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个好人。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