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免费阅读 林暖顾景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风情不摇曳

主角:林暖顾景珩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是风情不摇曳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农门丑媳又娇又皮》精彩节选:桃源村村民每每提到顾景珩,都怕的发抖。村里姑娘们都爱慕小霸王的颜,可都害怕小霸王的脾气。林暖不怕。林暖是克星,克天克地克父母,就是不克他家夫君,赚钱养家宠夫君,日子过得很火红。可顾景珩说,丫头太小,身...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04 14:26:4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你先把墨磨了,我教你握笔姿势,然后今天你先学你的名字。”冯生总觉得后背有点凉飕飕的。

“好。”林暖挽了截袖子,加了水,开始认真的磨,墨完后,冯生给她演示了一遍怎么握笔,写下林暖俩个字。

林暖有样学样,写了自个名字。

冯生都以为会很难教,林暖毫无基础啊,没想到超出他的预料,“不错不错,好好练练,一段时间就能写好看了。”

顾景珩一直懒洋洋的坐在凳子上抱着茶喝,他视线落在林暖手腕上,白生生的,沾了点墨,格外的刺眼。

他心情莫名有点烦躁,脸上却没表现出,探过身子看了一眼,啧啧两声,很不留情的摇头,“这字跟狗扒的一样。”

“顾兄,林暖第一次拿笔,写成这样很不错了,你不能用读书人的标准去衡量她。”冯生道,虽然的确挺丑。

少年轻挑眉眼,“你的字也一般。”

林暖抬头看顾景珩,很认真道:“他的字写的很好的,你不会写字,不晓得写字有多难。”

写毛笔字真的好难啊。

顾景珩张了张嘴,笑笑没说话。

“顾兄说的对,我的字虽然在同龄人里算好的了,可还有待提高。”冯生道。

要在别人面前,他敢说他的字最好,可顾兄在啊,他能瞬间被秒成渣。

当然,林暖面前他没挑的太明。

林暖似没察觉到俩人异样,低头认真写自个名字,可那林字被她写的活生生像两根木棍支棱起来的那种,惨不忍睹,顾景珩看见了,嘴角狠狠一抽,想说什么,犹豫了会儿,咽了下去。

“顾兄,你和我来一下。”冯生把顾景珩拽去后院,他拿出手里的文书递过去。

顾景珩扫了一眼,眉目清冷。

“书院这次额外招三人,后日考试,你这次可不能错过了。”

顾景珩抬起右手,眼底酝了几分自嘲,“错过又如何?不错过又如何?”

冯生当然知道他顾忌什么,“顾兄,你右手说不准可以恢复,就算不恢复,你用左手,虽说用左手可能写不出那样好的字,可考核字的比重占的不是很多,你还是有机会的。”

顾景珩眸色深邃,淡声道:“我没报名。”

“那日咱俩一块去的,我给你报的,我亲自报的。”冯生一副你别想蒙混过去的眼神。

“我去取消了。”顾景珩道。

冯生只以为,他不去考试只是因为手,其实,他早就没有未来了。

冯生一下子僵了,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顾兄有才,才华在他之上,他都能考上,他不去学院实在太可惜了。

顾景珩手搭在他肩膀上,寡淡的笑了笑,“我志不在此,书院快开课了吧,早些回书院。”

他说完出了后院。

冯生叹了一声,谁愿意一辈子当贩夫走卒啊,不过他也知道他劝不了顾兄。

出去时,冯生对林暖摇摇头,表示没成功。

林暖点头,既然冯生不行,就由她出马。

林家。

晚些时候,林明义回来了,激动的召集了全家人,“我今天听说了,济民医馆来了一位林神医,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能起死回生,爹的病有治了。”

“大哥,有那么神吗?会不会是假的啊。”刘氏道。

“那位林神医才来的,来当天,就救治了一个患有肠痈的年轻姑娘,那姑娘已经好了,现在就在医馆呢,许多人都看见了。”

“肠痈可是绝症啊。”王婆子道:“前年咱村子狗娃家媳妇不就是得了肠痈走的吗?太好了,你爹有救了,老大老二,你俩明天就带你爹去镇上找林神医。”

“好。”

王婆子激动的忙去收拾东西,又喊大房周氏去发面,好明早给他们带上。

张蓉芳听见了,眼珠子转了一圈,窝在主屋门外等着。

王婆子出来吓了一跳,脸当场拉下来了,“老二媳妇,你不去干活你杵着当啥门神?”

“娘,我去收拾明忠的东西。”

王婆子被她说懵了,“收拾啥?”

“明早要带明忠去镇上找孙大夫呀。”张蓉芳道,林神医都能治好死人,明忠不就是瘫了嘛,肯定也能治。

王婆子心里有数了,淡声道:“老二的腿往后挪挪,先把你爹治好了再说。”

“娘,明忠的腿为啥要往后挪啊。”张蓉芳道。

林明礼和刘氏正好出来,大房周氏听着声也过来了。

张蓉芳见一家子都齐了,忙道:“娘,明忠都说了,他这几天觉得腿好多了,趁这时候去镇子上,说不准就能治好了呢。而且爹也在镇子上,明忠也去,跟着一块照应了,更方便啊。”

王婆子翻了个白眼,“你爹当里正的时候赚的银子都才够家里嚼用的,一个月也就只能吃上一回肉,你爹不是里正了,没银子了,这半个月俩个病人,把家里都掏空了,上哪来那那么多银子?”

她衡量了一下,老头子和老二,老头子的病要轻点,也有希望,而且老头子好了,里正位子也有可能弄回来,比起老二干木匠活赚的银子多多了。

张蓉芳不行啊,她不要守着一个瘫子过一辈子,“娘,大哥在镇上给人做账房先生,要不从他那里先匀点出来?”

这话一出,王婆子没好气道:“你大哥每个月那点银子一半给家里,一半要给怀安交束脩,就这还不够,你心咋这么黑?”

“那三弟……”

“我们哪来的银子?”刘氏当场道,不想给是一回事,关键三房真没银子,家里有私房钱的,也就大哥一房,那私房钱还是给怀安的束脩。

当然啦,她也是藏了一吊铜钱的,可不想给,也不够。

林明礼抓抓脑袋,“娘,我觉得二嫂说的挺有道理的,二哥还年轻,总不能一辈子这样废下去吧?再说二哥就一个暖暖,还嫁出去了,将来谁给他养老送终?一个也是治,两个也是治,实在不行,要不把家里的猪给卖了?”

“三弟说的不错,二弟这腿得治。”大房周氏道:“不过咱家上上下下几十张嘴呢,再加上我肚子里又有了,这一胎生下来,也要吃饭,卖猪事小,可卖了后家里咋办?总不能孩子们都吃不上饭吧?”

小说《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第18章 这字跟狗扒的一样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