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一切真的只是我一厢情愿
热文《一切真的只是我一厢情愿》桃知容青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一切真的只是我一厢情愿眉上风止

主角:桃知容青
热门小说《一切真的只是我一厢情愿》由眉上风止所编写的仙侠虐恋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桃知容青,内容主要讲述:桃夭始终想不明白,她与容涧成婚不断短短五年的时间,他为什么对自己日渐冷落。当在寿宴之上,她见到了另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以后,她终于明白了,原来容涧早已变了心,曾经说过只爱她一人的男人已经背弃了曾经的诺言...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4-28 14:27:59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终于出了门,桃夭也没停下,一直往前冲去,直到见不到人影了才停下。

环顾四周,才发觉自己已经跑进了一片林子里,难怪安静了许多。

站在林子里吹了许久的风,才稍稍平复下心情,苦笑一声,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也学会了忍让,学会了顾全大局。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不想回去,便索性席地而坐,查探了一番自己的灵识,可喜的是,大约再过几日,她便可以突破散仙阶了,虽然在九重天上还是不值一提,可她会努力修炼,终有一天她会堂堂正正的站在容涧身边,而无人再敢置喙。

“怎么,你莫不是以为这般修炼便可配得上神君了?”

熟悉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桃夭顿了一下,睁开眼缓缓起身。

来人正是湘璃神女,桃夭既然知道她喜欢容涧,自然不会被她影响:“配不配得上的,如今站在神君身边的也是我,而不是神女。”

“呵,”湘璃冷笑一声,“还嘴硬呢?神君娶你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方才神君的态度可是有目共睹,你若是还有点廉耻,便自请离去才是。”

见桃夭依然面不改色,湘璃神女又道:“又或者说,这便是桃花谷的招数?先是诱的神君一时意乱情迷结了双生契,待神君清醒了,又死皮赖脸的不肯走?”

若只是骂自己,桃夭或许听过也就罢了,可牵扯到桃花谷,她隐隐还是被激起了些许怒气,正想反驳,却忽然察觉到周围有异动。

还不等两人反映过来,便已经被数十个浑身散着黑色雾气的魔族中人包围起来。

“啧,今日倒是好运,竟能捞到两个仙女。”

阴恻恻的声音从黑雾中传来,桃夭胳膊上起了连片的鸡皮疙瘩,又看看身旁的神女也噤了声,眉头紧锁,更是心里没底。

“尔等何人,竟敢在九重天上放肆!”

桃夭暗道倒霉,只想拖延片刻,运气好些的话,许是能撑到有人过来寻她们,运气不好,折损了修为倒是其次,只怕今日要殒命与此。

对面的人似是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忽然凝成了更大的黑雾,直面两人而来。

桃夭被逼的不断后退,意念一动幻化出桃花剑来,吃力的自保。

再看湘璃神女也好不到哪儿去,额角慢慢渗出了冷汗。

“没想到今日本座竟是要与你一道丧命。”湘璃喘着气,嘴角挂着自嘲的笑意。

桃夭却笑不出来,虽是不喜欢神女,可也绝没有想过要让她与自己一同丧命,可对面的攻势实在让她无力招架,且对方人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恐怕等不到人来了。

所幸怀里还有一枚容涧给的护心符,最后关头倒是能护住魂魄,如今最好的便是让神女出去寻人,于是分出心神来说道:“你先走,衡芜殿离这儿不远,你走了再寻人来救我便是。”

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湘璃手上动作一顿,一时不察便给击倒在地,无奈地笑了一声:“如今本座想走也走不了了,你速速回去,否则,恐怕今日我们一个也走不了。”

桃夭看她实在起不来的样子,便知道没有其他办法了,若她不走,恐怕两个人都走不了了,尤其是神女。

只是若她就这般走了,神女如今这幅样子,恐怕也凶多吉少,犹豫了一瞬,手中凭空幻化出符咒:“这是容涧的护心符,你拿好,我很快回来。”

说完看准了一个破绽便往那儿冲,却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冷笑:“你倒是天真。”

转头便看见原本还虚弱不堪的神女慢慢站起身,手中摩挲着那道护心符:“你说说,若是本座与你一道涉险,神君是救你,还是救我?”

与此同时,一身白衣的容涧神君出现在前方,桃夭无心思虑更多,奋力地朝着容涧那边移动,明明不过百尺距离,中间的魔物却像是杀不尽一般。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是湘璃神女:“小心!”

桃夭回头,不知何时空中凝起了聚灵阵,而此时,正朝着她袭来。

桃夭脸色煞白,一阵风拂过,湘璃神女便挡在了她前面,眼里满是戏谑:“赌局开始了,你说,他会带走谁呢?”

容涧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一时间林子里不断有黑雾炸裂,桃夭出剑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可还是咬着牙努力的想跑到他身边。

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两人的衣角相接,桃夭终于扬起笑意伸出手,下一瞬却眼睁睁看着他略过了自己,带着湘璃神女离开。

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以及湘璃神女嘴角得意的笑容,桃夭强撑的力气在这一瞬全然散尽。

天边的聚灵阵此时也撑到了极致,电火行空,下一秒便直击桃夭的胸口。

砰的一声,一口鲜血猛地从嘴角喷出,双膝跪地的那一刻,她看到容涧止住了脚步,桃夭想说话,想对他笑,可却连嘴角都动不了,整个身体像是四分五裂一般。

耳边的声音逐渐远去,直到再也听不到任何东西,眼前满是血雾,桃夭拼命地睁大眼,只能看到前方的容涧似是说了什么,下一刻他抱起了湘璃。

两人逐渐走远,而桃夭的眼前再也看不见东西,只剩一片血红。

恍惚间,浑身的疼痛都逐渐消逝,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抽离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桃夭的神识渐渐苏醒,却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隐约间听到了一阵陌生的声音。

“说来也怪,被聚灵阵打中竟然还能活着。”

“她身上有本座的护心符,本该毫发无伤才是。”

这一个倒是有些耳熟,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的,只觉得在耳边嗡嗡嗡的吵得难受,桃夭努力想要睁开眼,让他们闭嘴。

“约莫是要醒了。”

“既如此,便劳烦青阳神君了。”

青阳神君?

桃夭努力的将眼皮撑开一条缝,迷迷糊糊的看见一张儒雅俊俏的脸,脑海中原本支离破碎的画面迅速整合起来。

只是很快,眼前就换了一个人。

容涧居高临下的看着桃夭,不知为何总觉得她眉目间神情依稀有些不同,敛起莫名的心绪,冷声道:“明明有护心符,却故意让自己受伤,你究竟想作什么!”

“不要以为苦肉计便可以让本座愧疚,本座最后一次警告你,往后再有一次,就不要怪本座不念旧情,强行解了双生契。”

容涧脸上露出一丝疲惫,语气却是愈发冰冷。

只可惜,不论他如何发怒,床上的人却是脸色丝毫未变。

半晌后,苍白的唇瓣慢慢分开,嗓音还有些嘶哑,目光澄澈地看向他:

“你是何人?”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