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天人图全文免费阅读 天人图佐天佑莫木鱼最新章节

2018-12-20 11:33:33   编辑:勾嘴笑
  • 天人图 天人图

    主人公叫佐天佑莫木鱼的小说叫《天人图》,是作者木瓜熟了创作的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北莽王府有两柄剑。一柄名曰,往生。一柄名曰,复来。六十九年前,北莽王佐天佑用复来剑刺了莫木鱼一剑,又用往生剑刺了自己一剑。然后,这一对难兄难弟,一人将往生,一人还复来。时隔六十九年后,再次重逢……...

    木瓜熟了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天人图》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佐天佑莫木鱼的书名叫《天人图》,本小说的作者是木瓜熟了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辆马车看似简单,车夫也看似简单,但马车的门帘上有一个复杂的标志,崔老二认不出这个标志,他却知道,这绝不会是一个简单的标志,想来马车中坐着的那位也绝不简单。远远望着那辆马车,崔老二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天人图》 第八章 少年西来 免费试读

那辆马车看似简单,车夫也看似简单,但马车的门帘上有一个复杂的标志,崔老二认不出这个标志,他却知道,这绝不会是一个简单的标志,想来马车中坐着的那位也绝不简单。

远远望着那辆马车,崔老二下意识的喊了一声,“来了。”

崔老二的声音并不大,茶舍中满座的贵人们却都听见了,他们迅速丢下手中的茶杯,停下言谈,大步走出茶舍,依次排开,整齐的站在那条往北的官道上,一齐目视着那辆自北而来的马车。

“是他。”被不知是孙子还是儿子搀扶着的李老将军望着那辆马车激动的说道,“那是天权府的标志。”

“没错,定是渊阁兄。”一位被一个娇美女仆搀扶着的老人也是激动的说道,“我等与渊阁兄久别已有五十载,遥想五十载前的那日,我们也是在此地与渊阁兄辞别。不曾想到,回首间五十载已经过去,那时的大好少年如今皆白了头。”

“是啊,岁月不饶人,岁月不饶人。”一位被两个娇美女仆搀扶着的老人同样激动的说道,“渊阁兄少时家境贫寒,我等与他即是称兄道弟的同窗,自然该接济他,当然,这对我等而言都是小事。我尚记得当年,他与我等辞别的前日,因醉酒失言,向我等表露心声,说他已是二八之龄的少年人,却从未碰过女人的滋味。”

“对,对,我也记得,不过女人的滋味有什么好的。”另一位老人望了一眼搀扶着他的俊美男童,回忆着说道,“那日意外听到了渊阁兄的心声,我等才趁着年少轻狂重义,凑了三千两白银买了两个清倌人给他**。当真是年少轻狂啊,第二日,渊阁兄北上京都,去天权府求学,走上这条官道时,双腿都在抖,腰都直不起来,我等都笑他,初经人事,不知节制。”

“明景兄,那两个被渊阁兄开了苞的清倌人最后还不是被你收入了房中?”一位被两个俊美男童搀扶着的老人说道,“当年我等同窗挚友三十余人,却只有渊阁兄有禀赋能成为人上人,我等羡慕不来。如今渊阁兄衣锦还乡,不知那年他与我等辞别时说的,等他在天权府求学有成,成为人上之人,便帮我等各实现一个心愿的话还作不作数?”

“元浩兄,明景兄将那两个清倌人收入房中之事切莫要在渊阁兄面前提起。”李老将军说道,“至于渊阁兄当日说的话自然算数,前些天我与他书信,他便说他一直记着当年他的那番承诺,这次他归乡任职,去天枢阁任教,便会实现他当年的承诺,不然他也不会让我将你们叫上,在此地等他。只是按照他的行程,他本该昨日黄昏就到了,却不知为何今晨才到?”

被俊美男童搀扶的明景兄望着远处的马车平静的说道,“管他为何今晨才到,渊阁兄已是人上之人,我等等他一夜又有何妨?不知诸位的心愿是什么?再者,渊阁兄虽然是人上之人,能否有能力实现他当日的诺言,帮我等各实现一个心愿?”

李老将军望了一眼明景兄,笑着说道,“修行悟道,人上之人,可不是我等凡人可以妄断,至于渊阁兄有没有能力实现我等的心愿,我想只要我等的心愿不要太过分,他都会助我等实现。”

李老将军虽然这么说,但在场的三十余位贵人名流中仍有一些人的心里在打鼓,他们在思考着,该说一个怎样的心愿,而且这个心愿值不值得他们在此地苦等一宿。

在众人默然思考间,马车渐渐走近。

在众人默然目视中,马车在众人前停下,车夫下马撩开车帘,一位三十余岁模样的儒雅男子走出门帘,跳下马车,站在众人面前,环视着众人,众人也目视着他。

李老将军有些难以置信,在他看来,他面前的这位儒雅男子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渊阁兄,而他叫上昔日的同窗挚友苦等了一夜,等来的却是一个陌路人,他觉得不值。

就在李老将军隐隐失落间,儒雅男子朝前踏出一步,抱拳而彬彬有礼的说道,“阁下是李青山,青山兄?”

李老将军望着儒雅男子,疑惑道,“在下正是李青山,阁下是?”

儒雅男子继续抱拳说道,“我是何渊阁。”

“渊阁兄?”李老将军神情木纳,显得难以置信,“你竟然是渊阁兄?”

在场的众人皆是惊骇莫名,面前的儒雅男子竟然就是他们所等的何渊阁,这有点匪夷所思。

何渊阁与他们曾是同窗,皆是同龄,他们已是老人,而五十载不曾相见的何渊阁怎么可能还如此之年轻?

哑然片刻之后,那位被称为元浩兄的老人终于明白过来,望着何渊阁对众人说道,“修行悟道,人上之人,这就是我等与渊阁兄之间的差别,我等已是白头老人,而他却风华正茂,正值壮年。渊阁兄,请。”

听言,众人这才明白,并暗自感慨,不愧是人上之人,就这年过半百而不老的手段就惊为天人,昨夜苦等一夜该是值了。

众人前拥后簇将何渊阁迎进了茶舍。

……

就在这位自北方官道而来的贵人被迎进茶舍之时,一位自西方官道而来的蓝袍也在同时走进了这家茶舍。

这位自西而来的少年人或许不是贵人,他身边没有前拥后簇,刁然一人,风尘卜卜,甚至他身上那件长袍因为风尘或是因为老旧,都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少年人容貌俊秀,神情淡漠,他没有顾及茶舍中前拥后簇那一幕,径直找了一张靠边的桌子坐了下来,并为自己倒上一杯茶,缓缓喝下。

茶舍并不小,却因为三十余位贵人拥簇的缘故,便就显得局促了,被称作明景兄的老人看到独坐在角落里喝茶的少年人,不悦之色瞬间布满老脸,怒气冲冲的说道,“哪里来的乡下小子,如此不懂规矩,今日,这间茶舍被我等包了,你要喝茶去别处喝,莫要在此地碍眼,影响老夫心情。”

少年人对于老人的言词置若未闻,从容安静的倒上一杯茶水,一饮而尽。

见状,老人明景更怒,摔袖叫上家奴准备赶人,这时何渊阁却止住了他,并说道,“明景兄,茶舍还有空座,就让他在此处喝茶吧。”

老人明景虽然对少年人极为不悦,却还是应是,接着找了一处靠近何渊阁的位置坐下。

少年人依然在喝茶,并没有因为何渊阁替他说了一句话,而道谢,或是感激的看何渊阁一眼。

何渊阁嘴上应承着诸位往日同窗的寒暄奉承,却一直在观察这位喝茶的少年人。他何渊阁替这位少年人说了一句话,并不是出于好心,而是出于他看不明白这位少年人。

何渊阁生于江南地,却因身具修行禀赋,在少年时便离开江南,北上京都,在天权府求学,一去便是五十载。上月末,帝后娘娘亲自下旨,任何渊阁为天枢阁院判,他才有机会回到故乡江南。

身具修行禀赋之人万中无一,何渊阁身为天枢阁新任院判,便有为皇朝发掘身具修行禀赋之人的职责,培养修行之人的职责,他看任何一位少年人,第一眼看的并不是少年人的身世、品性或容貌,而是看少年人是否身具修行禀赋。

何渊阁走进这座茶舍之时,便就留意到了这位几乎与他同时走入这座茶舍的少年人,一眼之下,他居然无法判断出这位少年人是否身具修行禀赋。

他何渊阁一眼之下,无法判断一位普通少年人是否身具修行禀赋,这是不可能的事,却就这般不可能的发生了。

何渊阁是皇朝仅有的数位记录在案的,达观而知命境的修行之人,他都看不明白的人会是怎样的人?

这位少年人或许并不普通,至少不会像表面上这般普通。

若不是何渊阁要应对旧时同窗,他都会放下身份去和这位风尘卜卜的少年人攀谈,他很想弄清楚,究竟是何种原因,才致使他看不明白这位少年人。

在昔日的同窗挚友敬茶时,何渊阁的手指悄然间沾染了几滴茶水,刻下一道追踪符,打向少年人下盘。

有了这道追踪符,只要少年人在何渊阁方圆六十里之内,何渊阁都能感应出他身在何处。想来与昔日同窗饮茶还愿的功夫,少年人走不出六十里。

或许是彻夜赶路极乏极渴,少年人已经连续喝下了五杯茶水,他神情依然从容淡漠。或许是并不知道有人已经对他身上的秘密感起兴趣,并在他的身上下了一道追踪符,他喝饱了茶水,毫无防备的趴在茶桌上小憩起来。

面对诸多同窗的热情奉承,何渊阁并不觉得尴尬,他很清楚,这些已有五十载未曾谋面的同窗为何会在此地等他,仅是因为他当年的那个承诺,待他修行得道,成为人上之人,他将为昔日的同窗挚友各实现一个心愿。

何渊阁摆了摆手,示意老同窗们停止寒暄,他开门见山的说道,“五十载前,我在此地与诸位辞别时便就说过,待我修行得道,便就助各位实现一个心愿。如今,我的修行略有小成,只要诸位的心愿不叛离人道,不是逆天改命,起死回生之类,我便会竭尽全力助诸位实现。诸位,谁先来说心愿?”

众人沉默,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出自己的心愿。

何渊阁笑着说道,“无妨,诸位大胆说出来就是。当年,我酒后透露心声,还是不是拜诸位所赐,才实现当时的心愿。当年的那一夜风流,如今我都记忆尤新。”

众人陪笑。李老将军摸了一把老脸后说道,“渊阁兄,我李青山先来道道我的心愿。”

何渊阁摆着手说道,“青山兄请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