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何必情深一场
何必情深一场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颜铭冽许知然)

何必情深一场夏小霜

主角:颜铭冽许知然
主角叫颜铭冽许知然的书名叫《何必情深一场》,本小说的作者是夏小霜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恋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颜铭冽曾经说,许知然是他最爱的女人,他会永远保护她,信任她。可当误会发生时,他却一丁点的信任也吝啬于给她。他怀疑她,折辱她,甚至……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她在监狱里受尽折磨,几乎丧命,好不容易逃出监狱,却...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28 17:40:0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倒是识相。”宋云溪冷冷一笑,说着松开了手上的力道,让大夫人可以完整的说话。

“娘!”宋美珊倒是急了,要是娘亲说出来,她可是栽赃灾祸,若是爹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惩罚她,更甚者这事情若是传到了外面去,她以后如何是好。

大夫人的精神已经被折磨得有些溃散,她仿佛方才那一刻真的在死亡边缘里走了一遭,那么深刻的,死亡的气息,让她心惊。

她披头散发,只着一件肚兜,浑身发颤着,在宋云溪冰冷的眼神威胁下,才战战兢兢的开口。

“是珊儿,她,她一直怨恨你,所以才在你的茶中下了媚药,然后安排了人在你房中……”大夫人很是诚实的,就将此事全盘托出,更是将此事悉数推到了宋美珊的身上。

侯门森森,什么母女亲情,都没有自己的命来的重要。

“娘!你在说什么话!”宋美珊有几分气急败坏起来,圆睁着杏眸,就要再骂时,眼角处瞟见了站在门口的一道身影。

她吓得脚一软,就差点跌倒在地。

爹,爹怎么会在门口!

那他,他可是全听见了?

宋美珊的心下一凉,这爹爹性情向来多变,若是此刻他心情不顺,指不准就把自己给杀了,都有可能,怎么办怎么办!

宋云溪在她们那个爹刚出现时就察觉到了,那个宋相爷来的时机恰到好处,正是大夫人被逼到最后,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才出现的。

那么,真相大白了吧?

宋云溪冷哼一声,将大夫人像丢破布一样,狠狠丢了开,那娇小的身子,怎么也看不出来有如此的力道。

在众人眼中看来,宋云溪犹如魔鬼般可怕,可此时的宋云溪其实痛苦难当,她下腹的伤口还未包扎,还在往外流血,而双腿间更是十分不适,腿脚有几分发软,浑身也几近虚脱,若不是靠意志强撑着,她恐怕早就倒下了。

“老,老爷!”被丢出去的大夫人刚好丢到了站在门口的宋相爷的叫脚边,她一见宋相爷,立刻扑了过去,不顾形态的,哗啦啦的大哭起来。

“大娘。”宋美灵急急的捡起了地上的衣裳,将大夫人裸露在外的身子包裹起来,再扶着她的双肩让她有力气站起来。

大夫人哽咽的看了宋美灵一眼,眼底闪过几分感动,她眼泪掉着,才一站起来,就再次迫不及待的扑进宋相爷的怀里。

“老爷,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刚才所说,都是云溪逼迫我才会胡言乱语的,老爷啊!”大夫人趴在宋相爷肩膀上,嘤嘤的哭泣着,脑筋转的飞快,迅速就将方才招供的一切说成了被逼迫所说。

宋相爷双手放在身侧,握掌成拳,脸色阴霾,极为难看,那抹山羊胡一颤颤的,大概是被气得,不知是气得自己的大女儿冤枉了宋云溪,还是气宋云溪胆敢扒了大夫人的衣服?

宋相爷闷声不开口,半响,他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眼眸里满是坚定,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厉声开口道,“大胆逆女,竟敢这么对你娘?!来人,将这逆女,给我拿下!”

“老爷,对对,这宋云溪定是中了邪,定要拿下!”大夫人有些讶异,但讶异过后立刻煽风点火起来。

这下好了,老爷的这句话一说,意思十分明显了,他定是不会再惩罚她和珊儿了,哼,宋云溪,看来如今老爷恨你入骨,看你今日还如何脱身,逃过这一劫!

“宋相爷,原来你糊涂至此!很好!”宋云溪冷冷一哼,不料这个所谓的相爷糊涂至此,就算在知道是宋美珊设计要陷害于她的情况下,还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这样对她。

竟然如此,那么她也没有什么好客气了!

宋相爷的一声令下,他身后带来的十余个侍卫立刻提刀朝宋云溪扑了过去。

宋云溪面色一冷,身形一闪,就反手夺过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侍卫的刀,她眼神如苍鹰般锐利,动作之迅速,招式之诡异,让十余个大男人,竟一时之间都拿不下一个受了伤的她!

一刀,一拳,一掌!

宋云溪娇小的身子如同鬼魅般游走在十余个侍卫中间,那卓绝到无法用文字所形容的招式让人叹为观止,她招招狠辣,打得十余个侍卫溃不成军,一个个都倒地不起。

“拿下!快拿下!”宋相爷几乎急得跳脚起来,一声令下,又有十几个侍卫冲了上去。

宋云溪手肘一顶,将一个扑过来的侍卫顶下,随即一阵晕眩袭来,腹部的伤口失血更是严重了几分。

该死的。

这副弱不禁风的身体!若是往日,这样的伤口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别说刀伤,就算是挨了子弹,她也照样可以撑!

可如今,这身体就要支撑不住了,她必须速战速决。

宋云溪起了狠意,改用刀,刀刀砍中那些侍卫的要害,那些个人受了她这一击,非死即伤!

双发打斗之激烈,从屋里到了院子,宋云溪虽渐渐有些体力不支,但还是将那十几个侍卫通通都打残倒地。

“有谁,还要上来!”宋云溪喘着气,脸上染了不少鲜血,眼神阴冷,一一扫过众人,这眼神慑到在也没有人敢再上前,纷纷面面相觑的对视了几眼。

她一身单薄的白裙,白裙上染了不少鲜血,就那样孤傲的站在空阔的院子中,一张丑脸在此时看来,更是慑人。

“混账,一群没用的狗奴才!”宋相爷见状,怒不可遏叱喝一声,那抹山羊胡抖动得更加厉害起来,他一张老脸气得涨红起来,对这个向来懦弱没用的宋云溪这样突然的转变也有些消化不过来,看着自己的十几个侍卫竟然不敌一个小丫头,他实在恼火。“来人,给我拿弓箭来!”

话音刚落,立刻有人将弓箭递上,宋相爷一把接过,直接拉弓对准了院子中的宋云溪。

大夫人和宋美珊暗暗使了使眼色,这下好了,相爷竟要亲手杀死这个小贱人!

箭,离弦,带着乘风破浪之势,朝宋云溪袭去!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