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翊坤宫微风沉醉的春天
苏青橙弘历是什么小说 翊坤宫微风沉醉的春天免费阅读

翊坤宫微风沉醉的春天一只小乔

主角:苏青橙弘历
《翊坤宫微风沉醉的春天》是由作者一只小乔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翊坤宫微风沉醉的春天》精彩章节节选:威武俊朗的腹黑皇帝VS单纯柔弱的小白宠妃甜宠后宫小爽文他的小情话“若还是不行,朕便再也不立中宫。宁愿皇后之位空着,除了你,也不想再给任何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2-20 13:44:1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采悠眉心一跳,仿若被人勒住了脖颈,脑中瞬间空白,梗着喉口不能说话。

半响,她才神色若定道:"那晚上,奴婢见月色清白,荷香扑鼻,想起幼时母亲教的曲子,就随口哼唱了几句,此时也记不清当时唱的是哪一支。"

弘历略略沉吟,道:"也是。"

采悠望着他依着床榻坐下,缓缓的解开绛色便袍上的盘龙锦扣,他剑眉挺拔,一双眼眸如晨星般烁烁有光。她的心腔砰砰直跳,浑身滚烫,沁出薄薄细汗。

皇帝瞥着她,顿了顿,忽而道:"你怕什么,朕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不成?"

采悠面色潮红,垂眼道:"奴婢不敢。"

龙袍上的盘扣多得很,弘历一粒一粒的扭开,也不嫌繁琐。他幼时便入宫,教养在太祖爷身侧,早被历练得心思缜密,沉稳自制。

弘历问:"大晚上的,你去御池边做什么?"

采悠半真半假道:"奴婢伺候的小主喜爱莲花,屋里摆的都要奴婢去御池里摘。"

弘历颔首,忽而道:"你原先的主子是谁?"

采悠心里咯噔一响,低声道:"是钟粹宫东小院里的苏常在。"

月色朦胧,暑气褪去,晚风夹杂着夏花清香,轻轻的吹拂着衣裙摆袖。青橙立在廊下,抚柱凝望着漫天璀璨的繁星,忆起幼时在外婆家,与府里的几个表兄姊妹玩闹着捕萤火虫,装在透亮的琉璃罐子里头,一闪一闪,极有趣儿。那时无忧无虑,根本未曾想过有朝一日竟会与亲人永世生别,独自笼在小小的天地里,孤身终老。

海安见青橙立在廊下已久,怕她吹了风,便从屋里拿了件宁绸薄衫替她披上,道:"小主可别贪凉着了寒气。"青橙笑了笑,唇边露出浅浅的梨涡,黛眉如青山远岫,道:"不怕,我可没有那样娇贵。"

海安道:"仔细些总不会错。"顿了顿,又道:"明儿是陆嫔娘娘芳诞,小主可想好了送什么礼?"

青橙道:"亏你才来,竟事事都知道。"稍停旋即道:"往日陆格格...陆嫔娘娘寿辰,我皆是送新做的荷包,今年也一样。"

海安想了想,柔声道:"以前陆嫔娘娘与小主都没有品阶,您送什么都是心意。但如今陆嫔娘娘是钟粹宫主位,小主送什么,可得多多掂量着。"

青橙微微一笑,犹如夏夜绽放枝梢的紫薇花,道:"我不过是个没有恩宠的常在罢,无论送什么,都没有人会放在心里,不如就随着往年,不管如何,旁人也无话可说。"

海安一听,暗暗思忖:她虽晏然自若心如止水,只怕也不得不事事小心筹划。

次日,皇后下了懿旨,晓谕六宫,封乾清宫婢女林采悠为答应,赐居咸福宫偏院。凌蓉闻之,欣喜不已,连忙将自己拾掇了一番,向青橙告了假,直往长春宫寻采悠说话。

采悠得的名分虽只是答应,但皇帝待她显然不同旁人,不仅让她与高贵妃毗邻而居,而且还单独赏了她一间屋子,使她不必同别的答应同住,伸不开手脚。

赤日炎炎,青橙一出屋子,便有滚烫的热浪直扑脸面,如置蒸笼般,闷得人发慌。冬青树的叶子油亮油亮的,在太阳底下折射着光。素日爱啼叫的鸟儿雀儿都不见了踪影,院中静悄悄的,宫人们都躲在房屋里,不敢出门。

海安手里擎着一柄月白素手团荷纹圆扇,高举着遮在青橙头上,嘴上道:"日头毒,小主快些走。"

青橙"嗯"了一声,沿着宫墙疾步生风,从夹道转过,钻入小黄门里,稍稍整了衣冠,方道:"劳烦公公通传。"小太监知道今儿是陆主子芳诞,忙答应着进去。过了一会,又回来道:"陆主子请苏小主进暖阁说话。"

另有穿戴齐整的宫女过来引路,入了暖阁,只见顺嫔、庆嫔、金贵人、王贵人、陈贵人等妃嫔皆端坐在位上说笑,除了海常在,其她人都不怎么与青橙交道,且位分又高,青橙不得不仔细行了大礼,方呈上自己绣的两个荷包,道:"主子深得圣宠,见惯了御前赏的好东西,任凭臣妾送什么都怕是比不过,遂自己亲手绣了两样荷包,权当给娘娘拿着玩。"

陆嫔听着舒坦,将荷包放在掌心看了又看,笑道:"苏小主的针线活可比浣衣局的绣娘还要好上几分。"没的和浣衣局的贱婢相比,连海安也变了脸色。

青橙却依然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双眸沉静如水,浅浅的抿着宫人呈上的茶水,并不回话。

顺嫔睨了一眼青橙,道:"听说今儿新封入咸福宫的林答应,先前是苏常在的宫婢?"

青橙沉声静气道:"是。"

庆嫔笑出了声,道:"林答应到底是有福泽之人,领命去御池边摘莲花,恰好撞见皇上,这也就罢了,偏还掉了一只耳坠,让皇上捡着..."

金贵人哂笑,道:"要不,咱们今天晚上也去御池边撞撞运气?"

王贵人"呸"了一声,抿唇笑道:"即便撞见了皇上,你还会唱小曲不?"她低了低声音,神秘兮兮道:"这可是从敬事房传出来的,说林答应昨晚上在乾清宫侍寝,皇上让她唱什么在御池边唱过的小曲。"又笑道:"你们不晓得,如今各宫各殿的宫女们都吵嚷着要去学曲子哩。"

青橙手里正端着茶盏,是上等的龙井,片片嫩茶在瓷碗中缓缓舒张,色泽墨绿,香郁扑鼻。不知何故,她忽而忆起那晚在御池边,打断她吟唱的男人,她走得太急,什么也没瞧仔细。渐渐的,心底升起一丝疑虑,不由得问:"是什么曲子?"

王贵人饶有趣味的望着青橙,露出鄙夷的神色,道:"怎么,你也想学?"

金贵人冷笑道:"也是,据我所知,苏常在自入潜邸,到如今还未侍过寝哩。连身边的婢女都爬上了龙床,自个儿倒连皇上的面也见不着,可不叫人心焦。"

顺嫔见不惯攀强欺弱的行径,遂道:"你们自己不也使了劲儿在皇上面前邀宠么?苏常在是正正经经的小主,怎么就不行?"众人见顺嫔说得如此直白,一时倒不知如何反驳,她到底位阶高,又和娴妃亲厚,旁人不敢得罪,就都止了话头,论起朱钗首饰来。

一时,有太监来禀,道:"启禀陆主子,御前传了话,说皇上散了朝,正往钟粹宫来。"

小说《翊坤宫微风沉醉的春天》 第5章 封赏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