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杀手王妃逃婚去
杀手王妃逃婚去免费阅读 若莞烟奥鹰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杀手王妃逃婚去崔钰

主角:若莞烟奥鹰
主角叫若莞烟奥鹰的小说是《杀手王妃逃婚去》,是作者崔钰所编写的穿越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出生于杀手家族,无意穿越到古代,因为姿色倾国倾城,被王爷看上,霸王硬上钩?呵呵,她可是惹的姑娘..........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1-11 09:43:3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若莞烟吃痛摸着红肿的额头,走回木桌前继续她的磨墨之旅,一双眼不平的瞥向门外,她什么时候才有解脱的一天啊!这个毒美男也真够狠心,把她当科技新贵一样操练,从凌晨5点到晚上9点,除了薪资勉强可以,但光工时长,责任重,就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受杀手训练也不过如此,早餐要她做、衣服要她洗、棉被要她晒、写字要她磨墨、房间要她整理真的是包山包海,搞到自己不打瞌睡也难。

“你是磨墨水还是磨石头?”

玄仓幻的目光停留在不停发出嘎嘎声响的石砚上,这小子,做起事来虽然还算利落,但体力似乎不怎么行,才来这里半个月就跟周公好上了,动不动就打起瞌睡,这样他要怎么训练他当影幻者呢?当初也是看他有学武的资质,但现在一看,撇开他那独特的武功不说,其他的活像一个女人一样,纤弱的身型、白里透红的肌肤、水亮的黑眸和红嫩的樱桃小嘴,不说还真以为他让一个女人当自己的随身侍者了,这如果让敖赢知道还得了,保证三餐加消夜耻笑他终于也有贪好女色的一天。

他伸出手在杯里沾了滴水,轻轻的朝石砚一弹,晶莹透亮的水珠便飞也似的落在砚台上。

“你最好在我水杯见底时就磨好墨,不然。”

“不然怎样。”

若莞烟用力放下磨棒,迎向那双湛蓝的眼眸,那欠揍的眼神竟冰冷到让她背部升起寒意,但孰可忍孰不可忍,争取权益绝对是劳工的权利,正当她准备高谈阔论加大骂前,玄仓幻已捷足先登。

“不然减奉银,回一句扣二天,回两句扣四天。”

看着他瞪大双眼加脸部抽蓄的样子,玄仓幻差点把喝到口里的水全数吐出,还好自己反应够快,即时吞回那口原本要投奔自由的茶水。

“奉银,奉银。”

若莞烟喃喃自语的说服自己压下反驳的冲动,这玄仓幻是跟自己有仇吗?她的手不受控制的重新拿起磨棒,身体已经告诉自己不要跟钱过不去,但那双眼睛还是很有骨气的死盯着一脸邪恶的玄仓幻,他的邪恶是来自于拥有张俊美到不行的外表,但那外表时而透出温润气质,时而散出阴寒气息,相由心生,想当然尔定是人面兽心,机关算尽的人,她难道注定栽在他手上,不~她绝对要放手一搏,首先,得先存好跑路费。

玄仓幻的嘴角牵起不易察觉的微笑,这小子脑袋瓜又再打什么主意了,做早餐可以做出一堆奇形怪状的食物,还取了堆叫汉堡、义大利面的鬼名字,又教府里的下人玩什么叫心脏病的牌子游戏,赢的就有奉银可拿,输的就要帮他洗衣服、晒衣服,除了磨墨跟整理房间都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做事,其余的他都可以想那有的没的名目,原以为敖赢一个就已经让他非常头痛,现在再加上这鬼点子一堆的小子,免不了又会让自己在那件事上分心。

“玄少爷,探子回报,将军现在受皇上召见,约半日后就会返抵府里。”

一个低沉稳重的中年男子声音自门外传进书房内,玄仓幻只是点了点头,继续看着他手中的书信。

将军回来了?

若莞烟好奇的朝门外看去,宽大的庭院却只看见被凉风吹的枝头轻颤的树枝左右摇曳。

“别看了,严总管人在似峰院打点将军回府的事情,你见不到他的人却听到他的声音是因为他用气功传音到这里”

玄仓幻收起书信,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后起身走至若莞烟身旁,示意她将挂在石砚旁的毛笔交给自己。

那不就是千里传音嘛?没想到五十多岁的严总管虽然看来一付亲切无害样,原来也是个影幻者,看来在她逃离这里之前要先摸清府里影幻者的底细,免得被人从身后捅了一刀还搞不清楚。

不过若莞烟暮地收回手,黑不溜丢的眼眸不太高兴的瞪了玄仓幻一眼。

“亲爱的少爷想必你一定也会这个功夫吧!”

玄仓幻俊美的面孔露出了妳是问的是**问题的表情,这让若莞烟眼底的一小搓火苗瞬间转成大火。

“玄.仓.幻,那你还要我每天磨墨磨的要死,把你要说的话用气功给他传过去不就好了,真是的你们这国家的砚台可不是普通的难磨你知道吗?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磨了老半天才终于有些墨水,要不你来磨看看。”

若莞烟拉起玄仓幻的手,奋力的将毛笔放在他手中,这个世界从语言到文字,虽然很多地方跟中国类似,但令她不解的是这来写字的砚台可不是普通的难磨,搞得她的手都酸死了,她大剌剌绕过木桌,完全无视于逐渐散出阴鸷气息的金发男子。

玄仓幻紧抓住手中的毛笔,蓝色的目光突然暗了下来。

“你去哪里?”

透出寒气的音调如箭般射向柳莞烟,但这对她来说还构不成冒冷汗的程度,她挥了挥手说

“今天早上罢工。”

这罢工的新名词也是玄仓幻从下人口里听来了,没想到他没怂恿府里下人罢工成功,反倒是自己先实行了,他开口轻声问到,浅浅的口气带着警告的音调。

“凭什么?”

“凭老子不爽磨墨,凭你这个老板荼毒下人。”

完全无视于逐渐变调的气氛,若莞烟依旧两手一挥往房门走去,再不宣泄一下她的情绪,她肯定在逃出去前就先疯掉了。

“我玄仓幻的随身侍者似乎还不太懂府里的规矩,这传出去可会让人笑掉大牙。”

“笑啊,反正掉的不是我的牙。”

话还没说完,一阵疾风夹带着黑影袭向若莞烟的小嘴,她敏捷的向后一退,细长的黑影仅是擦唇而过。

笃!

黑影的尖端深深刺入门梁,若莞烟转头一看,一根毛笔正笔直的插入门梁足足有一半的笔身。

“你是要杀了我是吗?”若莞烟瞪向面无表情的玄仓幻,如果她闪不了她的脸蛋就会成了针毡包,这男人,以为他长的美就可以胡作非为吗?

“我在教训我的侍者。”

玄仓幻有意无意的再次拿起毛笔,停留在毛笔上的蓝色目光深沉且危险。

“玄仓幻,我跟你卯上了。”

若莞烟气极的吼到,她的耐心早在他狠心毁她容的那一刻变成了狗屁,只见她手袖一抖,三根铜针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就直逼玄仓幻的指尖。

玄仓幻脸色一沉,纤长的手指轻转着毛笔,如跳耀的音符在空中完美旋转着,清脆的敲击声伴随着三根闪着金光的细针就这么被打到一旁的墙上。

“你还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你就别让我有出手的时间,因为我一定会让你知道反抗我的结果。”

湛蓝的眼眸露出了邪魅的目光,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彷若无形细绳勒的人无法喘息。

若莞烟骄傲的昂起下巴,灵动黑眸里尽是无边傲气,她举起手腕,如春风般的笑容闪过一丝柔媚,似男似女的娇容让玄仓幻一怔,霎时陷于他性别的疑云中。

“谁说的。”

手腕一转又是铜针飞出,在同时若莞烟夺门而出,玄仓幻先是回神将铜针打落,正当他准备追出门时背后传来了空气被划破的呼啸声,侧脸一看,原来是刚才被他打到墙上的针又射了出来,还来不及发现若莞烟是怎么办到的,他旋身向后翻了一圈,伸出手指弹向近在咫尺的铜针。

匡当!匡当!匡当!

三根铜针掉在地上的声响清脆又刺耳,他双唇紧抿,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分神过,微愠的表情透出他对自己刚刚异常的分心而不悦。

“站住。”

熟悉的声音传来,玄仓幻不用抬起头也知道他的随身侍者此刻正悠闲的坐在屋顶上。

“亲爱的玄少爷,今天算你输。”

若莞烟翘起二郎腿,手撑住下巴一脸骄傲的说到,说到底,其实是她不敢跟他继续正面冲突,她刚刚已经是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了,没想到也只是拖延他几秒的时间,看他毫发未伤冲出门外就知道她的回旋铜针已被他打落,但他却一招都还没出,内行人都知道她只是赢在先出招而已。

玄仓幻看向屋顶,冰蓝目光散出了危险的讯息,彷彿一个动作就能治人于死地。

“要不是我待在这里你哪追的上我。”

老天知道自己也才刚跳上屋顶他就冲出来了,只是现在已骑虎难下,若世家族杀手守则第一条,也是最后一条,打不过就落跑,跑不过就装傻。

自己刚刚一时不爽就动手挑衅,现在看着玄仓幻死盯的眼神,就像灼热的火焰烧到她的背后,让她开始坐立难安,也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

“这样好了,我尊重你是我的主人,我也只是想要放假半天,并没有存心反抗你的意思。”

怎么愈说玄仓幻的脸色愈难看,难道他里子面子都要?

“好啦好啦!我承认刚刚对少爷不敬,我喂。”

不知何时飞来的石头砸中她在空中晃啊晃的二郎腿,幸好她反应够快,只稍微打到了脚尖,但也让她痛的倒抽了口气。

“若尘轩,我今天不削了你的手才怪”

地狱般的冰冷音调自若莞烟下方传出不,正确来说是她面前,若莞烟整个人可说是被吓到弹起,见鬼了,他什么时候上来的?仔细一瞧,玄仓幻的手指竟闪着微弱蓝光,象是上千度的火焰散出淡淡烟硝味,他上辈子是打铁的吗?她的手臂可不是铁片啊!

“呵呵~少爷我跟你道歉。”

飙高的尾音随着若莞烟的落跑抛在原地,不跑是神经病,她是怎么惹了这个没爱心的大魔王,说砍就砍,她使出轻功穿梭在屋檐上、廊道间,却依旧感觉甩不开那残酷的视线。

终于,久违的臭男人出现在她眼前。

“虎执事。”

听到有人大声的呼唤着自己,虎执事转过身想要一探究竟,却被一个急冲而来的身影给撞个满怀。

“你。”

这专属若莞烟身上的清淡香味窜进虎执事的鼻头里,他挑起右眉低头看去,若莞烟那双水汪汪大眼正哀怜的看着他,红嫩小嘴更是翘的半天高,害他浑身劲骨都差点化掉。

小说《杀手王妃逃婚去》 第004章 半天高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