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主人公是若莞烟奥鹰的小说 杀手王妃逃婚去全文阅读

2020-01-11 09:56:24   编辑:泪冰清
  • 杀手王妃逃婚去 杀手王妃逃婚去

    主角叫若莞烟奥鹰的小说是《杀手王妃逃婚去》,是作者崔钰所编写的穿越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出生于杀手家族,无意穿越到古代,因为姿色倾国倾城,被王爷看上,霸王硬上钩?呵呵,她可是惹的姑娘..........

    崔钰 状态:已完结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杀手王妃逃婚去》 小说介绍

主角叫若莞烟奥鹰的小说是《杀手王妃逃婚去》,本小说的作者是崔钰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叫狼黠风,我会去找妳的。”“好,一言为定。”若莞烟爽快的回答,她知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但若要问她为何会相信狼黠风这个男人,她也不清楚,但从这个男人的眼中可以看出他是个极为自负的人,因此,他绝不会允...

《杀手王妃逃婚去》 第014章 还魂 免费试读

“我叫狼黠风,我会去找妳的。”

“好,一言为定。”

若莞烟爽快的回答,她知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但若要问她为何会相信狼黠风这个男人,她也不清楚,但从这个男人的眼中可以看出他是个极为自负的人,因此,他绝不会允许自己有欠于人。

“主子,这样好吗?您就这样说出您的真名,万一你在索洛国的消息被传出去了,您的安危就不保了,还是…我去杀了那个女…”

在若莞烟离去后,躲在角落的一个黑影终于发出了声音,他似乎有些不赞同狼黠风的作法,但他的话却惹来狼黠风的冷眼,金色目光就像一把削铁利刃,让那黑影立刻闭嘴。

狼黠风盘起双腿,在闭上眼运气疗伤前向黑影传达不容反抗的旨意。

“传令下去,谁都别想动她,她,是我的猎物。”

“你,真的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还是我敖赢看来像个没脑袋的男人?如果不是,那一定就是你没脑袋。

正当若莞烟熟稔的推开木窗,准备来个完美落地时,嘲讽的声音在窗边响起。

“嘿嘿。”

若莞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时候被抓包,她只能一脚跨在窗棂上,一脚悬在两层楼高的窗外,靠着两手臂力撑住纤细的身体,她干笑两声后说。

“我我很无聊…”

看着敖赢挑起两道剑眉,琥珀眼眸里的嘲讽意味浓的不像话,他双手环胸站在若莞烟面前,似乎等着听她愚蠢的解释。

“所…所以….我出去透透气不行吗?”

若莞烟干脆来个死不认帐,无视于敖赢警告的眼神,她翻身跳进房内,还优雅的顺了下裙摆。

“没给我一个交代就别想再踏出这里一步。”

骤然转变的气氛让若莞烟浑身不自在,敖赢的眼神就像一个牢笼仅仅嵌住她,要逼她说出自己去向才会放开,但可惜….若莞烟可不是被吓大的…她不甘示弱的回道。

“哼!.比起我,你可是整晚都没回来的人,照道理说你才该给我一个交代。”

他凭什么装老大心态,自己都可以去逍遥了,却不准独守空闺的女人去散心…虽然她知道这个心散的是有些过火了,但至少自己没在别人那过夜。

敖赢不可置信的给若莞烟一个白眼,这小子…脸皮真是厚的可以…

“凭什么,我可是你夫君。”

“假夫君。”

若莞烟纠正。

“好,那说好的奉银算什么,还不如一张白纸嘛!!那我也没差了…”

敖赢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差点就忘了这小子吃软不吃硬,整晚忙着抓人也就算了,还被母后宣进宫听她说一堆娶灵翔为妃的好处、纳若莞烟为妻的缺点,害他巴不得自己眼又瞎、耳又聋,最好脑也残,但事实证明他敖赢四肢健全、心灵健康,因为他前脚才跨进将军府,就瞥见屋顶上一闪而过的熟悉身影,但他并没有跟上去一探究竟,反而找来可儿、双儿问清楚状况后,便等着某人回来。

“不行。”

若莞烟马上跳脚,打算提醒敖赢她们签订的契约写的可是清清楚楚,想解约不给钱喔!没那么容易。

“我们可是有签契约的,你说解就解吗?我还记得契约里写明了自划押之日起半年内,我为若莞烟,亦为敖赢将军之王妃,不论白日、夜晚均为女子之容,归顺敖赢,并与敖赢以夫妻之名、夫妻之礼相待,更不得背叛前述所约,若完成契约,将还与自由,并予一栋独立宅院及十年侍者最高奉银待遇,但…但若…若违反此约….将…将….”只听若莞烟说到最后声如蚊妠,最初的反抗气焰已消失无踪。

“将怎样?你要将多久才会想起来?”

如阳光和煦的笑容在敖赢俊脸上荡了开来,但却给人一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

敖赢将军,你这王八蛋…算你狠…

若莞烟不情愿的抿起嘴,眼巴巴看着敖赢在她面前展露出胜利的姿态。

“将将军…我知错了。”

若莞烟低声下气的向敖赢道歉,该死的,她竟然竟然现在才知道违反契约的严重性,当初一看到完成契约的好处后就不想再看下去了,加上当时敖赢还拼命鼓吹自己说这契约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好康契约,只要扮成女人跟他出双入对,未来就可以衣食无忧,就算毁约的后果有多么可怕,都只是吓人而已,毕竟这是成功率百分之百的任务,不过…现在仔细回想,才知道毁约有多么可怕,因为。〞

“终生为将军奴,并不得支领奉银…啧啧,没想到有人半个月不到就准备毁约了。”

“你这奸诈的家伙。”

若莞烟想都不想就拿起身旁的花瓶,朝敖赢那让人气的牙痒痒的嘴脸丢去,这男人…天啊,她竟然还花了整晚的时间找这个奸诈男人。

敖赢像捏蚂蚁一样轻松的接住花瓶,连一滴水都没晃出来的将花瓶稳稳放在桌上,他低头看着花瓶,顺手整理起瓶中凌乱的花说。

“不管怎样,你如果要遵守契约就给我安分一点,就像我当初说的,一切都要在我容忍的范围内。”

说完,敖赢将视线移至若莞烟身上,琥珀色眼眸此时已收起了笑意,剎那间,不可违抗的气势如海啸般向若莞烟袭来,就算未露出任何不悦模样,但笑意尽退的英俊面容却散发出君临天下的霸气,如此绝对,如此坚决。

敖赢走近若莞烟低声的说。

“我对你好并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就像外人眼中的我,**儿琅当并不代表我没有原则。”

“你”若莞烟抬起头直视着敖赢,那一脸正经不过的模样是他吗?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就知道这男人不简单,上一刻跩个二五八万的家伙,下一刻竟变成十足的腹黑男子。

“因为我们有共同一致的目的,所以我没必要花时间跟你周旋。”

“跟我周旋?”若莞烟一听到这句话,马上不安了起来。

敖赢不发一语的看着若莞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却让若莞烟心虚到心脏都快撞出胸膛,她不自觉的别过脸,天杀的男人,第一次杀人都没那么艰难,为什么只是被那双深邃双眼看着就感到浑身不自在,一开始又不是刻意要欺瞒敖赢自己是女人的身份,现在凭什么为了这点就跟他整天瞎搅和…

敖赢泰然处之却难以捉摸的眼神让若莞烟不想正视,玄苍幻疑似知道她是女人已经够让她紧张了,这下再多一个雅痞腹黑男,不管如何,若莞烟只想赶快转移他的注意力并结束这个话题。

“我只是想回家而已,为什么搞到我好像有问题一样?我这样错了吗?而且我折腾了整晚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所以才会想要在大白天去探路,如果将军介意,我下次不会了…”

事实上,若莞烟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内心也涌上了一股对21世纪的思念,讲白了她是为了钱签下这个契约没错,但要长期在不同性别中转换角色远比杀人还困难,现在加上发现自己几乎无法看透敖赢这个男人,她垂下眼睫双唇紧闭,像个讨不到糖又委屈、又不甘的孩子般,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罕见的在若莞烟眼中看见脆弱,敖赢没来由的对眼前的假王妃感到不舍,毕竟仓幻已经对这少年做过身家调查,也没说有什么问题,总觉得自己似乎不该对她那个严苛,他语气软化,态度不再像之前如此让人难以捉模。

“只要你答应我好好扮演好准王妃的角色,我是不会限制你的去向,但现在是敏感时刻,加上城里有些状况发生,所以请你暂时先不要出府,不过…今天例外。”

“为什么?”

若莞烟惊讶的大声问到。

“我可以破例带你出府走走。”

“为什么??”若莞烟毫不领情的再次提问。

“你不想出府??”敖赢挺意外自己破天荒的体贴竟然遭人白眼。

“谁说我不想,我是说为什么是你要带我,不是我自己去。”

笑话,这好康的事她才不想有人在一旁破坏气氛。

敖赢无言的看若莞烟再次变的嚣张无礼,纳闷自己刚刚怎么会对她起了恻隐之心,但也发现自己挺喜欢这样直来直往、毫不掩饰情绪的她。

“不要,不要就算了。”

敖赢无所谓的对若莞烟笑了笑,转身就要往房门走去。

于是为了可以出去透透气,若莞烟还是没骨气的跟了上去。

“你也会来市集??”若莞烟好奇的往敖赢看去,为了不引人注意,她换上了一套黄色丝绸裙装,而敖赢也穿了一袭白色布衣长袍。

“为什么我不能来市集?”

走在湖畔市集的热闹人群中,敖赢轻松的左顾右盼,平常拿的铁扇已不在手上,但一身素白的装扮反而突显出他独特气质,举手投足虽充满着王者贵气,但英俊的面容却散出随和近人的气息,让来往的女人们无不被这大磁铁吸引,倾羡的目光纷纷往敖赢方向看来。

“当然,你是将军耶。”

若莞烟讽刺的回到,但凌厉的视线毫不留情的扫过那些雌性苍蝇们,她酸溜溜的补上一句。

“想不到你这腹黑男也有那么多瞎了狗眼的粉丝。”

敖赢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若莞烟,虽然不太懂她的用语,但从语气可以听出浓浓的酸味,当他要开口提问时,一名中年男子向他们走来。

“若莞烟,妳这娘们,终于找到你了。”

中年男子扯开嗓门大声说道,黑灰相间的胡渣长短不齐的挂在肥脸上,短小身材上有个不相称的大肚子,他紧盯着若莞烟,就像饿死鬼看到面包一样,就算是一口将她吃了还不够。

“萧大爷。”

若莞烟想都想不到会在此时遇见他,这满肚肥肠、满脑精虫的萧大爷正是这身体主人之前的未婚夫,也就是因为要嫁给他,这身体的主人才会自尽,自己也阴错阳差的借用这身体来还魂。

在中年男子领着一群壮丁朝他们走来的同时,敖赢的目光象是检测机一样扫向僵在原地的莞烟,他低声问到。

小说《杀手王妃逃婚去》 第014章 还魂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